欢迎访问汤阴县房产管理局网站! 
  • 首页
  • 机构介绍
  • 网上办事
  • 党建工作
  • 廉政建设
  • 政务公开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房产监察
  • 物业管理
  • 文件通知
  • 资料下载
  • 发布日期:   来自:   审核:   点击率:

      那个被年夜饭吓跑的“上海姑娘”终于卸下了面具。整个春节,她都活跃在舆论头条的位置,无数人在围观并剖析她和江西“凤凰男”的爱情有没有未来,以及该不该有未来。到头来,“上海姑娘”被证伪了,这彻彻底底是一个杜撰出来的故事。

      并非所有人从一开始就相信“上海姑娘”的真实存在。沸反盈天的争论里,早就有人循着蛛丝马迹质疑女主角的真实性。时至今日,媒体已经证实,这起“婚恋故事”是网络推手炮制出来的,但动机尚未明确。有“好事者”继续扒皮,真正的得利者可能是江西“凤凰男”的原型,因为他要回乡创业,这出网络热剧可以为他赚足眼球。也有人分析说,编造这种假新闻,其用意是告诫那些上海姑娘:看,与外地男拍拖有多么不堪呀!

      一个来去无踪的“上海姑娘”,一张黑黢黢的餐桌照,一起有诸多破绽的“事件”,就这样在寡淡的春节假日里战胜了“咻咻咻”的红包,把舆论场搅得风起云涌。借助这样一个有关“爱情与面包”的议题,人们可以或小心或肆意地,再次蹚入那条暗潮涌动且深不见底的河流——这条河流中涌动着城市与农村、贫穷与富有、阶层与婚姻、地域与性格、修养与歧视等种种冲突和矛盾。

      那些善于从情感层面感知世界的观察者,当然不会放过如此鲜活的案例。在婚姻的场域内,门当户对是古老而正确的教导,哪怕是被现代文明浸润多年的人,也会用“精神匹配”来暗示“门当户对”的重要性。只是,门当户对又不是唯一的婚配标尺。身份差异下的高攀或下嫁,如果成就了爱情,那便成为绝世佳话;倘若遭遇了坎坷暗流,势必要被炙烤晾晒并以此警示后来者。

      很多网友批评“孔雀女”无教养。作家陈岚就在微博、朋友圈里力挺“孔雀女”,她说,“有稳定的阶层及其文化积淀的社会中,原本不应有这样巨大的地域文化差异,更不应有因户籍资源而产生的发展差异。这种制度式的差距,不应该让一个逃跑的上海姑娘,用道德埋单。”

      即便是虚假的杜撰,为何故事的主角偏偏是“上海姑娘”?在围观这起“逃饭纠纷”时,一个从东北小城走出来的好友说,如果逃饭的是东北姑娘,她会不会获得更多谅解?或者多一些人甚至会因为“东北姑娘就这么率直”,而减少有关教养、歧视的争论?之所以是“上海姑娘”而不是“东北姑娘”,“标签”无疑在推波助澜。

      从根本上来说,这一事件是个隐喻,它真真切切反映了中国农村和中国城市的距离。“上海姑娘”是虚假的,但故事中“上海姑娘”所逃离的村庄却是真实存在的。

      那些村庄到底是一幅什么景象,人们并不陌生。几年前,专栏作者熊培云曾著书《一个村庄里的中国》,通过讲述家乡的历史嬗变,来记录中国乡村的沦陷与希望。与此同时,这几年每年春节前后,各种各样的返乡笔记也会喷薄而出。

      乡愁是一种怎样的存在?故乡离你到底有多远?“返乡体”似乎正成为一种无门槛写作文体,很多人都在抒发着自己对故乡深沉的爱与恨。2016年春节,经过“上海姑娘逃饭”的刺激,有关乡土沦陷与希望的争论便更加激烈。

      真实的农村从来没有主动隐藏过自己,但繁复的乡愁似乎只有在春节前后才能被激发。尽管各种乡愁文章频频刷爆朋友圈,但能真正引发共鸣的返乡笔记却越来越少。相反,执笔者的深情,却被围观群众斥为矫情;执笔者对农村的关注,却被讽刺为“消费”。

      有关故土的惦念,已经在舆论场里“分裂”。是返乡笔记的执笔者不够认真么?未必。乡愁还是从前的乡愁,为什么围观者的感受已今非昔比?从各种舆情反馈来看,受批评最多的,是返乡笔记已不是平视的记录,而是俯视的评判。

      从信息传播规律来看,当下这种“一到过年农村就出新闻”的状态,本身就不是一种正常的现象。也难怪网友调侃,“春节过后,又到了一年一度媒体人举报老家青年上网打牌不务正业,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的时间了”。返乡笔记中呈现的问题未必虚假,但这些真实的“农村问题”为什么不能引发正向认可,却被网友认为是一种新的标签化解读呢?很大程度上是因为,这些返乡笔记里隐隐约约透露着一种优越感。

      之所以会有优越感,是因为我们难有真正的乡愁。在大多数国人心中,故乡只是文化意义上的一种想象性存在——身在故乡时,它不是你中意的那一款;当你有能力远离它并在远方谋得前程时,再回首打望,看似悲悯的惦念里,其实潜藏着你终能逃离的小确幸。

      厚道一点说,那些批评其实是在以另一种方式说明,返乡笔记的价值正在被稀释——当它早已完成“发现农村问题”的功能,而又无力担负建设农村的“使命”时,便很难继续在舆论舞台上把守“头条”的位置。于是,各种返乡笔记只能沦为一种季候性的轮唱,它能获得的掌声也越来越稀薄。

      春节结束了,“上海姑娘”卸妆了,“返乡笔记”谢幕了。但你抬头触碰到的柳枝已经发芽,是的,春天到了。你生活着的城市未曾在冬天里衰老,愿你生活过的乡村能在春天里繁盛。

    波音娱乐注册即送现金版权所有  汤阴县房产管理局  地址:河南省汤阴县大南街73号

    技术支持:安阳蓝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